【科學家面對面】?“可信互聯網”階段 讓區塊鏈技術成為中國社會治理的重要手段

2019-03-27 14:03:27 來源:金羊網 評論:0 查看數:0
[摘要]“區塊鏈”是近兩年誕生于計算機科學領域的新概念。說起它,公眾可能第一時間會想起“比特幣”。但越來越多的發展趨勢表明,區塊鏈技術在社會各領域、各行業的發展都有廣闊的應用前景。

金羊網首席記者 區健妍

“區塊鏈”是近兩年誕生于計算機科學領域的新概念。說起它,公眾可能第一時間會想起“比特幣”。但越來越多的發展趨勢表明,區塊鏈技術在社會各領域、各行業的發展都有廣闊的應用前景。那么,區塊鏈究竟是一種怎樣的技術?區塊鏈與大數據、人工智能等之間又有何種關系?區塊鏈對未來社會治理將帶來什么啟發?近日,羊城晚報全媒體節目《科學家面對面》特別邀請了兩位計算機科學領域的專家——趙淦森與晉彤,為我們深入淺出地解讀區塊鏈技術,以及區塊鏈在社會治理、粵港澳大灣區融合發展等方面的應用前景。

區塊鏈是一種底層技術

標志著進入“可信互聯網”階段

區健妍:近兩年來,我們經常聽到“區塊鏈”這個概念,普通人可能對其不太了解,兩位專家能否給我們解讀一下,區塊鏈究竟是一種怎么樣的技術?

趙淦森:現在社會上對區塊鏈相關技術最大的印象還是“比特幣”,感覺搞區塊鏈的都是搞虛擬貨幣、數字貨幣。事實上,比特幣只是區塊鏈技術的典型應用之一,要了解什么是區塊鏈,首先要了解我們為什么需要區塊鏈。

在世界的發展過程中,我們正逐步進入完全數字化的世界,很可能未來有一天,人們將沒有面對面交流的過程。當我們面對面跟別人交流產生交易時,會有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過程。但在互聯網上,我們沒辦法做到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那么,在完全數字的空間里,如何構建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以及如何去約束雙方?而區塊鏈整個技術體系,便可以支撐這個過程。簡單來說,區塊鏈技術是把所有行為記錄在電腦上,全世界每個人都有一份數據備份,在記錄數據的過程中,我們可以保證只要前面寫了,后面接著再寫時,改動的都是最新的賬本,大家都有賬本在手上,相當于每個人都有一臺復印機,通過這樣的過程,實現對真實世界完整可信的記錄,從而支撐我們在數字化空間里面構建一個能夠約束大家行為的環境,去支撐社會個體之間的互動。

區健妍:這么聽來,其實比特幣只是區塊鏈其中一個典型的應用。晉老師,您又如何解讀區塊鏈?

晉彤:區塊鏈實際上是一種底層技術,區塊鏈技術的發展標志著互聯網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互聯網發展的幾十年中,經歷了幾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起連接性作用”階段。在沒有互聯網之前,物理距離產生了通訊上的困難和延時,后來互聯網上慢慢發展了e-mail、ftp等技術,甚至開始出現了比較原始的即時通訊,這個時候不講究體驗,重要的是“從無到有”的過程。第二個階段是“起功能性作用”階段。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們開始有了信息性的網站,有了搜索引擎、電商、即時通訊、社交網絡。但這些都有一個潛在問題有待解決,就是“信任度”的問題。因為此時的信任必須建立在那些控制信息的發布機構或者是個人手上。當他們說信息是可信時,外人只能選擇去信任他,但是并沒有機制來保證這確實是可信的。第三個階段,也就是現在,我們開始呼喚一個“可信互聯網”的出現。區塊鏈作為一種不由任何單一機構控制的機制,成了“可信互聯網”的答案之一。為何區塊鏈只是答案之一?因為區塊鏈是解決方案中的一種,但這并不意味著將來只有這一種體系架構去滿足“可信互聯網”的發展。區塊鏈的出現標志著我們進入了“可信互聯網”這個新的階段。

兩位計算機科學領域專家做客《科學家面對面》節目

大數據與區塊鏈應用

要以結果為導向

區健妍:兩位專家都曾在國外的知名大數據公司工作過,請兩位談談歐美國家目前大數據與區塊鏈技術的應用處于怎樣的水平?它的應用場景是什么樣的?歐美國家的技術及應用相對于目前國內又有什么優勢?

趙淦森:大數據領域也好,區塊鏈領域也好,歐美國家跟國內關注的內容很不一樣。歐美國家產業創新的過程會特別關注產業應用的創新。比如說,在大數據領域,很多時候國內會投入大量成本去做內容的生產與基礎設施的構建。在廣州就有全世界最快的計算機之一,然后我們構建了大量的城市感知網絡,這些都會產生大量的數據,但事實上,我們目前還沒有充分利用起這些重要的數據。歐美國家雖然拿到的數據樣本遠不如我們多,但是他們能充分挖掘、壓榨這些數據來體現價值。舉個例子,我去年去美國,了解了幾個NGO機構(編者注: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非政府組織)是如何利用政府公開的數據去監督政府的財政狀況。其中有一個機構,通過對政府在網上公布的數據進行挖掘分析,發現有一個人申請的政府補貼跟他自身的職業不匹配。深度挖掘下來,他們發現這個人的地址在城里,但是卻申請到了農業部的農業補貼,然后抽絲剝繭發現了其中的造假貓膩。這就是歐美等國家數據挖掘能力的厲害之處。目前我們還很少能走得這么遠。其實,他們可能比我們多走了小半步,但是這小半步就能體現出來特別的價值,這種價值才能支撐產業的發展,才能起到關鍵的作用。

區健妍:您認為出現這個差距的核心原因是在應用理念上,還是在技術層面的局限上?

趙淦森:我們太過于關注是不是有好的技術,或者是不是要把基礎構建做得特別好,但最重要的是要以結果為導向,能出現創新型應用才是有價值的。我們經常說,我們用了什么技術與多少高層次人才打造了一個系統,但是卻很少強調這個系統現在做了什么漂亮的事情。

晉彤在訪談中

區健妍:晉老師您的觀察又是怎樣的?

晉彤:我在中美兩國都工作過,從技術角度來說,現在歐美國家的一些技術發展思路與方法確實很優秀。現在互聯網發達,非常容易就能了解到這些先進的技術與思路。在國內,現在大家的學習能力也很強,有新科技都會“眼睛發光”,這是一個做科研的好時代。我觀察到,一方面歐美國家無論是產業還是科研領域,比較講究投入產出比,對效率要求比較高,他們會以結果為導向,如果不出結果的話,市場會比較快的淘汰掉。另一方面,他們對“時髦性”沒有那么強的關注,比如談到3G技術,我們馬上就會想到4G、5G、6G,而他們可能更多是想把現在的這一代技術好好發展,通過手頭已有技術去解決問題。所以他們號召產業換代的聲音并不容易發出,即使發出也比較慎重。他們更注重實際上產出的效果,所以會多一些原創,但也會多一點“無序性”。在國內,我們往往會先有一個宏觀上的方向,然后很多企業朝著這個大方向去邁進。這種做法的好處在于可以產生規模化效應,大家充分競爭,最優秀的就會在競爭中脫穎而出。我想,如果能結合國內和歐美國家的優勢,是能做出很多非常有意思的東西的。有了好的觀念、好的思路、好的技術,我們還要思考怎樣應用到國內的產業上。比如區塊鏈,無論是在市場、制造業、商業、政府治理等方面,其實都有非常廣闊的應用場景。另外,不要把區塊鏈當成一個獨立的技術來看,它只是一個基礎設施,它應該和大數據、人工智能、應用開發等技術結合起來發展。區塊鏈是一個信任機制,但信任機制的第一步是需要建立一個分布式的設施和機制,而這需要政策性的支撐。

區健妍:這一兩年,我們已經看到有一些行業和政府部門開始積極地利用區塊鏈技術去解決一些管理的難題。例如在利用區塊鏈技術去提升政府治理方面,兩位有什么建議?

趙淦森在訪談中

趙淦森:我認為政府在社會治理的過程當中可能會有幾個困擾:第一,政府拿到的數據是否正確;第二,政府數據資源,信息資源的流通共享問題;第三,構建一個體系化、自動化的流程,讓社會自動運作,而不是每件事情都需要人工干預。而區塊鏈恰好在這三方面都能夠幫助政府去解決一部分問題。首先,在區塊鏈系統上,能夠保證記錄下來的所有信息都是大家認可的,而這就解決了第一個困擾。其次,政府資源共享跟業務協同問題,實際也可以通過區塊鏈來驅動。比如說,在區塊鏈上實現政務數據的共享,實現部門與部門之間的互動。再者,對于自動流轉的問題,區塊鏈上可以構建智能合約,當你有個事情,把它放在區塊鏈上面,只要大家提前協商好,滿足什么條件就執行某個動作,便可實現自動執行。打個比方,如果你的身份證丟了,只要你提供的所有的材料是真實的,然后又登了報紙公示,三個月之后系統就自動給你重新發一張身份證。以前我們需要有人去跟進,而通過區塊鏈的智能合約,就可以自動執行,實現全流程的自動化。我個人很期待區塊鏈能協助政府在社會治理與政務服務中提高效率。

“區塊鏈+” 技術框架

探索粵港澳大灣區塊鏈應用推廣

區健妍:最近,國務院發布了《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區塊鏈技術應用未來在大灣區的融合發展能帶來哪些啟發?

晉彤:我本身從事產業方面的研究,我們都有這樣一個思路,那就是技術在應用中必須有一個場景,必須要有一個客戶,并使這個客戶從技術中獲益。比如說,我們為政府機構部門提供決策支持的產品,就是用區塊鏈的技術予以實施,這樣能做到內容的唯一性,權威性也能一直保存。區塊鏈不是單獨可以存在的技術,必須跟現有的技術進行結合,所以我們提出了“區塊鏈+”的技術框架。區塊鏈和現有的產業應用體系架構結合起來,能夠使它被賦能“信任”和“權威”。而且區塊鏈是一個相對成本較高的技術,冗余度比較大,所以最好的應用是把關鍵節點的數據保存在區塊鏈上面。我們用這種方法去探索,探索一個實現一個,讓其成為一個可以復制的標桿,然后再去推廣,這也是我們粵港澳大灣區塊鏈應用推廣的中心的宗旨和方法學。

區健妍:所以說,區塊鏈技術是一種底層技術,需要實現“區塊鏈+”?

晉彤:是的,像粵港澳三地雖然有差異,但好處是有大量可交換的數據,這個數據只要能形成可交換的機制,在區塊鏈上它就是一種共識機制,在數據的流通過程中,數據也得到了“背書”,這是一個非常有利的情況。另外,從數據和技術層面去推動這個融合,是一個非常有遠見,也是非常科學的一種方法,讓大家能夠從共同的本質層面去看到實際是怎么流通的,然后再一層一層的去推動其他方面的融合,對此,我持樂觀態度。

區健妍:這樣看,公眾對區塊鏈的認知和推廣應用可能還需要一個逐步成熟的過程。

趙淦森:實際運作過程中,區塊鏈的應用門檻并不高,應用門檻最高的是“思維”,也就是大家怎么去認識區塊鏈,以及具體怎么去用區塊鏈技術。像晉老師說的“區塊鏈+”的理念,其實就是讓大家除了在做大數據的時候要有數據思維之外,在做其他工作的時候,能不能也有區塊鏈的思維,通過區塊鏈思維去支撐我們要做的一些事情,技術層面問題倒不是大問題。

區塊鏈專委會

實現區塊鏈三大重點職能

區健妍:最近廣東省計算機學會成立了區塊鏈專委會,趙教授您是主任委員,能不能談一下區塊鏈專委會的職能是什么?

趙淦森:區塊鏈專委會是一個純學術的組織,我們整合了廣東省內大部分做區塊鏈研究和技術研發的專家,囊括了大學老師、科研院所研究人員以及企業技術骨干等,當然我們也鼓勵做技術應用跟做商業推廣的骨干加入我們。我們希望通過區塊鏈專委會實現三大重點職能:第一,讓大家正確認識什么是區塊鏈,不要讓一個好的技術,因為社會認識不充分而失去機會。所以我們現階段的主要工作是科普與宣傳推廣區塊鏈技術與應用。第二,我們希望能鼓勵在區塊鏈技術領域、應用領域做更多的科學研究跟技術應用的創新,能夠不斷地去突破、提升,讓我們在這個領域的技術水平能在國際層面上去競爭。第三,希望能夠做好技術人才跟社會之間的對接。我們不以盈利為目的,當社會應用層面有人才的需求時,我們能從委員里面找到能夠解決問題的人才。

區健妍:今天我們非常感謝兩位嘉賓給我們帶來有關區塊鏈技術和應用有關的這么多寶貴的知識和觀點,再次感謝兩位。更多精彩節目,請您繼續關注《科學家面對面》羊城晚報全媒體報道,下期見。

(責任編輯:許永廷)
分享:

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0條評論)
最新評論
    相關閱讀
    双色球复式102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