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疆黨旗紅】黨員努爾江:駐守點家26年,他的精神像黨旗一樣飄揚在冰大坂

2019-07-18 11:07:18 來源:中國青年網 評論:0 查看數:0
[摘要]他是妻子心中的“英雄”,是女兒心中的“男神”,是弟弟心中的“榜樣”,是貧困學子心中的“恩人”,是牧民心中的“好人”……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四師七十八團5連職工努爾江·吾任太。中國青年網記者 李川 攝

中國青年網北京7月3日電

(記者 李川)他是妻子心中的“英雄”,是女兒心中的“男神”,是弟弟心中的“榜樣”,是貧困學子心中的“恩人”,是牧民心中的“好人”……

他叫努爾江·吾任太,是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四師78團5連職工,一名哈薩克族共產黨員。

26年來,在海拔近4000米的新疆伊犁西天山深處冰大坂,這位普通的共產黨員始終堅守在阿尕西庫拉“點家”,頂風冒雪,守護著哈薩克族牧民世代轉場的高山牧道,被譽為轉場安全的“守護神”。

努爾江走在轉場牲畜隊伍前面,踏雪翻越冰大坂。資料圖

1993年:他接過父親的接力棒,選擇駐守“點家”

什么是“點家”?在牧區,點家是牧民在深山轉場途中的休息點和補給站,被牧民們形象地稱為轉場途中的“服務區”。每個“點家”都有自己的守護者——看點人,他既要為每年轉場的牧民提供食宿服務,又要看護蜿蜒崎嶇的牧道,為轉場牧民引路開道,確保轉場安全。

1983年,年僅10歲的努爾江隨父母生活在阿尕西庫拉“點家”。那時,他的父親吾任太·熱汗拜是一名看點人,看護著點家,幫助著驅趕牲畜轉場的牧民。

年幼的努爾江耳濡目染著父親的職責堅守,也體驗著家庭的貧困、深山里漫長歲月的寂寞和惡劣的自然環境。

那時,團場每年給予看點人的補助是300元,卻遠遠不能滿足點家一年的支出費用。

吾任太·熱汗拜說:“點家需要解決轉場牧民的吃喝用度,還需要為轉場牲畜提供飼料,超出的部分都是看點人自己墊付。”

盡管家庭狀況拮據,但是這并沒有動搖吾任太堅守點家的意志。看在眼里,記在心里,父親的選擇也在努爾江心中根植下了接力的種子。

努爾江騎馬度過湍急的河流。中國青年網記者 李川 攝

1992年,吾任太退休。連隊先后安排的幾位看點人,都被嚴酷的自然環境嚇跑。

1993年,20歲的努爾江站了出來。他選擇接過父親手中的羊鞭,駐守點家,和當年的父親一樣,肩負起一名看點人的職責。

吾任太說,他深知一名看點人的艱辛和困苦,但是他沒有去阻攔努爾江的選擇,因為他更知道作為看點人的責任和意義。“既然努爾江選擇留下,我希望他能好好為牧民服務,完成黨交付的任務。”

從那時起,在海拔近4000米的阿尕西庫拉點家,始終亮著一盞燈。這盞燈,無論春夏秋冬,無論白天黑夜,常年為轉場途中的牧民送去溫暖,指引著他們翻越險阻崎嶇的冰大坂牧道。

作為看點人,不僅要提供食宿服務,還要走在隊伍前列,為轉場牧民引路開道。

對于努爾江而言,在他身上所體現的看點人職責,遠遠不限于此。

努爾江趕著牦牛翻越冰大坂。資料圖

2012年冬天,冰大坂牧道遭遇大雪,路標被風雪覆沒。這年12月15日清晨,為了清雪探路,努爾江組織幾位牧民從點家出發翻越冰大坂。

厚實的積雪遲滯著努爾江的探路速度,也潛藏著重重危險。夜里,在距離冰大坂15公里的地方,兩位牧民的馬忽然陷進雪窩,動彈不得。

情況危急,為了保護牧民和馬匹,努爾江作出了一個決定。

“我決定獨自留下看守馬匹,讓其他牧民回去尋求幫助,在天亮時第一時間返回救援。”努爾江回憶道。

這是一招險棋,努爾江無疑將自己置身于險境之中。

面對他人的否定和猶豫,努爾江堅持己見。他擔心馬匹會凍死,也擔心其他要求留下的牧民一旦睡著,會出現危險。

經過一番討論,努爾江成功說服了大家。牧民將幾件皮大衣留下給努爾江御寒,并披到馬背上給馬保暖。

這一夜,對于努爾江而言,是何其漫長的一夜。

零下30度的低溫,漫無邊際的積雪和暗夜,還有來自內心的孤獨和身體上的疲憊。

這一夜,努爾江沒有合眼,他憑借不停的活動來保持體溫,須臾不離地守著馬匹。一直到第二天清晨,牧民們再次歸來,帶來食物和飼料,并救出深陷雪窩中的馬。

事后,努爾江說,他深知深夜獨自留在冰天雪地里的危險性,但是他對冰大坂熟悉,經驗豐富,不能讓其他牧民去冒險,不能給牧民造成經濟損失。

這只是努爾江堅守點家、服務牧民26年的一個縮影。

26年來,無論何時何刻,只要有牧民路經點家,他和妻子奴爾加馬爾·加巴西都會煮飯熱茶,招待牧民,讓他們避風御寒、停歇休憩。轉場過程中,努爾江都會走在隊伍的最前方,開辟出一條安全的牧道。

據統計,每年轉場經過努爾江所駐守點家的牧民達2000多人次,牲畜有5萬多頭。努爾江說,無論何時牧民有需求,他都會第一時間提供幫助和服務,這是他堅守點家的初心。

2016年,努爾江組織黨員為生活困難的艾爾坎蓋起兩間房,解決住房困難問題,圖為努爾江與鄰居艾爾坎站在房子前。中國青年網記者 李川 攝

2003年:他宣誓入黨,如愿成為一名共產黨員

2003年7月1日,在黨的生日這一天,30歲的努爾江如愿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一名光榮的共產黨員。

入黨,一直是努爾江的心愿。

在努爾江回憶中,和父親一樣年紀的老黨員,令他印象深刻。

“在轉場途中,黨員始終走在隊伍的最前列,辟道開路,從不喊苦喊累,怨天尤地,黨員的表現感染著我,也激勵著我向黨員學習。”努爾江說。

努爾江說,在入黨之前,他服務牧民,是出于看點人的職責。而在入黨后,他通過學習逐漸意識到責任的重要性,要以黨員的標準去服務牧民,不僅在轉場途中,更要在平時生活中去悉心服務。

2016年,努爾江所在的5連黨支部開展“兩學一做”活動,組織黨員認真學習黨章黨規,爭做合格共產黨員。

早在一年前,努爾江曾無意聽到鄰居艾爾坎·艾外爾汗和兒子談到蓋房子的對話。

當時,艾爾坎家生活困頓,他本人身患殘疾,家里牲畜少,經濟收入單一,一家四口擠在兩間小房子里。

一年過去了,艾爾坎家仍沒有動工蓋房。努爾江看在眼里,意識到艾爾坎因為資金困難承擔不起蓋房的費用。

為此,努爾江組織6名黨員去給艾爾坎蓋房子。他們拉土料、挖地基、壘磚筑墻搭頂,為艾爾坎家蓋起兩間房。

努爾江為貧困牧民送去米面、清油等慰問物品。資料圖

多年來,努爾江一直無私幫助著艾爾坎家,從500元到1000元,從面粉到清油,從牛羊養殖技術到勞力服務,努爾江始終踐行著一名黨員的責任。

在努爾江的幫助下,如今,艾爾坎家的生活逐步得到改善。12只牛、十幾只羊,每個月,艾爾坎還可以領到退休工資。

艾爾坎妻子別格孜牙·布拉汗十分感動,“努爾江是個好人,多年來他一直在幫助我們,無論是物質還是資金,包括兩間房子蓋起來,都是努爾江的功勞,我們的生活大有改善,真心感謝努爾江。”

僅在2016年,努爾江就組織黨員為3家貧困戶蓋房,解決住所困難,他還組織黨員群眾去維修轉場牧道。

努爾江說,真正的黨員要體現在言行舉止上,以所作所為來踐行共產黨員使命。

而今,努爾江帶頭成立養殖合作社,希望以牦牛、褐牛特色養及牛羊品種改良引領更多牧民脫貧致富。

努爾江與受資助學生巴哈提努(左)、王振江(右)在一起親切交談。中國青年網記者 李川 攝

2013年:他捐資助學,助力貧困學子順利完成學業

努爾江說,他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看不得有孩子因家庭貧窮而輟學。

2013年,40歲的努爾江開始資助貧困學子。他的愿望很簡單:希望家庭貧困的孩子同樣有機會完成學業,實現自己的夢想。

2014年,努爾江來到78團中學,經過溝通,選擇資助10名來自哈薩克族、維吾爾族、漢族等民族家庭困難的學生,每人每年1000元,一直到他們初中畢業。

今年讀7年級的維吾爾族學生巴哈提努·居馬洪便是其中一位。

僅靠父親種地為生的巴哈提努家生活貧困,這也曾經一度迫使巴哈提努輟學。

巴哈提努說,除了捐錢,努爾江還會贈送書包、文具,鼓勵她努力學習。“我在他身上體會到父愛的感覺,努爾江叔叔告訴我,生活上有什么困難,可以去找他。在我心中,他是沒有詞可以形容的好人。”

今年讀9年級的王振江來自甘肅,在讀小學一年級時,全家搬到新疆。那時,王振江父母沒有固定工作,生活十分拮據。

“努爾江叔叔慷慨解囊,幫助我緩解了上學負擔,他是一個善良的人。我會向努爾江叔叔學習,長大后像他一樣捐助貧困學生,回報社會。”王振江說道。

對于自己的捐資助學,努爾江顯得十分淡然。努爾江說,他知道教育的重要性,看不得孩子因為貧窮輟學,失去改變命運的機會。

從2014年起,努爾江每年都會向貧困學子捐資助學。資料圖

多年來,努爾江的一言一行深深影響和改變著他的家人。

因為常年聚少離多,努爾江的妻子奴爾加馬爾曾經吵過鬧過,她的吵鬧中更多是對丈夫安全的擔心,“每當努爾江出去,我都是害怕又沒有辦法,只能一次次祈禱丈夫平安歸來。”奴爾加馬爾說。

在女兒唐努·努爾江記憶里,上學時每次家長會,她的位置上都是空的。那時,唐努的心中充滿失落和傷心,她責怪家人為什么總是缺席她的家長會。

長大了,唐努理解了父母的選擇和以身作則,那是舍小家為大家的使命和責任感,也是父親努爾江堅持服務人民的初心。

因為一直身體不好,弟弟伊拉利·吾任太曾經十分不理解哥哥努爾江的行為。

“他開始覺得總是幫助沒有血緣關系的牧民,對我的關心卻很有限。后來通過他的事跡為人,以及牧民對哥哥的評價,我理解了他,支持他,我的哥哥是個好人。”伊拉利說。

在努爾江的人生年譜里,他的中心主題始終圍繞著點家,圍繞著服務牧民。在常年偏遠高寒的西天山里,他的身影從未消失,那里是他“戰斗”的前線陣地,是一名共產黨員的初心所在。

中國青年網版權所有?2018

(責任編輯:王玥)
分享:

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0條評論)
最新評論
    相關閱讀
    双色球复式102多少钱